乘客出行难、市场经营难 乡村客运班线如何破局?
发布日期: 2021-07-14 16:37:08 来源: 成都商报

尴尬的现状

十多天前,四川资阳雁江区南津镇迎桥村,黄婆婆在路边等着坐车进城购物。但等了1个多小时,路过此处的6辆客车均没有停下,直到她拦下第7辆客车,才终于坐车进了城……

和黄婆婆一样有如此遭遇的,还有附近不少居民。这一切,都是因为南津镇往返资阳城区的客运班线于6月19日起停运了!

无奈的经营者

面对抱怨,这条客运班线停运前的最后两名经营者也很无奈,“跑起就是亏,一个月多的时候要亏几千元。”

连日来,记者在当地调查了解到,这条客运班线之所以停运,在于客流量急剧萎缩。而这背后是当地居民出行方式的多元化、常住人口减少,以及人工成本增加而票价10多年未调整的原因。

如何破局

更值得关注的是,并非只有这一条乡村客运班线停运,仅在资阳汽车客运站,过去5年就有至少30条乡村客运班线停运。而这样的乡村客运市场萎缩窘境,在全国不少地方都存在。如何破局当下乡村乘客出行与客运市场经营困难之间的尴尬,成为一个亟待探索和解决的课题……

停运

“拦了7辆过路车才坐上”:乡村客运班线没了 居民出行不便

南津镇,曾是成渝古驿道上的重要驿站,距四川资阳城区约11公里。如今,它也是资阳城区往返雁江区小院、伍隍、东峰、石岭、堪嘉等多个乡镇的交通要塞。

尽管如此,南津镇往返资阳城区的客运班线在6月18日完成了它的最后一天运营,自此退出市场。而南津镇车站已无客车停靠,如今变成了停车场。

60多岁的雷世伟住在车站旁,在他的印象中,五六年前,南津镇往返资阳城区的客运班线有8辆客车跑。“乘客多,坐满就走。没坐满,15分钟也会发一班,坐车很方便。”雷世伟说,但从2018年起,随着车辆相继报废,加之乘客减少,这条班线的客车也逐渐减少,到今年上半年只剩下2辆车。

“车少了,半小时甚至一个多小时才发一班,乘客不愿等,就去坐过路车(从南津镇经过的其他乡镇客车)。”雷世伟认为,由此“恶性循环”,加上私家车、摩托车、电瓶车增多,南津镇客车的乘客就更加少起来,“6月18日,最后一天跑了,这条班线就停运了。”

客运班线停运后,雷世伟感受到了“不方便”。他称,7月9日,他送孙女到城区学跳舞后,在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等过路的客车,先后拦了4辆都没坐上。“等了1个多小时,才坐到车回来。”

迎桥村多位村民还抱怨道,当地有部分农民平时将自己种的蔬菜和水果拿到城里卖了换钱,以前搭乘南津镇的客车还算方便,但这条班线停运后,部分“过路车”遇到进城卖果蔬的,连车都不停。

7月11日,记者在南津镇走访发现,几乎每隔10分钟左右,便有一辆来自小院、伍隍、堪嘉等乡镇的客车从南津镇经过,不时有乘客上下。当地不少居民表示,学生放暑假后,乡镇往返城区的客运市场进入淡季,目前遇到“过路车”满载的情况还比较少。他们担心的是,等开学后,尤其是遇到过年过节等旺季时,大家乘车会更不方便。

叫“亏”

“跑一趟,油钱都挣不够”:近三四年乘客锐减 经营者选择退出

客运班线停运后,居民抱怨乘车“不方便”,但此前的经营者也很无奈。“跑起就是亏,跑不出来,车报废后干脆就不跑了。”这条班线的经营者之一吴波干了9年,到6月18日跑完最后一天,他坚持到了最后。

从最初赚钱,到如今退出,吴波是在最近三四年感受到的客流量锐减。“每年的旺季都很短,淡季时间长。”7月11日,他告诉记者,“17座的客车,坐一两个人,票价4元,跑一趟来回,油钱都挣不够。”吴波算了一笔账,一辆客车的司机和售票员月均工资约7000元,再加上保险、规费、服务费等成本,经营收入和燃油补贴等入不敷出,一个月多则亏数千元。“这样亏下去,我们也承受不起。”

在吴波看来,这条班线停运与本身车少、“过路车”抢走客流不无关系。“车少了,乘客都不愿等久了,就会选择去坐‘过路车’。”他还说,农村的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住在农村的人越来越少,再加上私家车、摩托车、电瓶车越来越多,整体客流量锐减。这也是这条班线停运的重要原因。

对于吴波所述,同在今年退出这条班线的经营者刘建全表示赞同,“南津镇离城区太近了,坐车的人本来就少了,‘过路车’又多,确实经营不下去了。”在退出这条班线后,刘建全选择了路线更长的其他班线,继续经营客运。

资阳市雁南运输有限公司此前也负责该班线的营运,7月12日,该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除了客流量急剧萎缩,出行方式的多元化,还有人工成本增加,而票价10多年未调整,使得这条班线的经营在最近两三年越发困难。

现象

乡村客运市场加快萎缩:“车站至少有30条乡村客运班线停运”

南津镇此前发往资阳城区的客车停靠站,都是资阳汽车客运站(北门汽车站),这里也是资阳城区到雁江区大部分乡镇客车的发车点。7月12日,记者在车站内采访时,不少线路的经营者都称,随着住在农村的人减少,再加上私家车增多,网约车越来越多,乡村客运市场在最近三四年加快萎缩,他们经营越发困难。

“20多座的客车,有时只能载几个人,连成本都跑不起来。”资阳城区往返雁江区保和镇班线的一名经营者说,他们这条班线的客流量还算比较好的,其他有的班线的一个月下来没有利润,甚至亏本。

资阳汽车客运站负责调度的相关负责人介绍,除了南津镇班线6月19日停运,去年以来,还有吉祥、石牛、白马、烂泥沟、晏家坝等多条乡村客运班线停运。“过去5年,我们车站至少有30条乡村客运班线经营不下去,因此而停运。”资阳市汽车运输公司总经理、资阳汽车客运站站长刘怡林介绍,去年以来,车站客流量也比2018年至2019年同期减少了1/3左右。

资阳市雁江区交通运输局副局长蒋俊灵也认为,农村常住人口减少,再加上私家车、摩托车、电瓶车和网约车增多,群众出行方式多元化,是近几年乡村客运市场萎缩的主要原因。“经营雁江客运市场最主要的一家公司,顶峰时有620辆车,现在只有289辆了。”蒋俊灵表示。

破局

乡村客运路在何方?有人建议公交化运营

对于南津镇往返资阳城区班线停运给附近居民出行造成的不便,蒋俊灵表示,雁江区交通运输局也在采取措施,以保障群众出行。“短期内,主要还是靠过路车解决。”蒋俊灵说,经过南津镇的其他乡镇客车较多,几乎10分钟左右便有一班,平时基本能保证群众出行。

蒋俊灵还介绍,为了满足当地群众在节假日等客流旺季的乘车需求,交通运输部门已打算在南津镇增加2辆响应式服务客运车辆。加上此前的1辆,3辆车平时负责南津镇各村与场镇之间的客运,在旺季等特殊情况时可允许其往返资阳城区。“遇到过年过节客流量大时,我们还可统一调度途经南津镇的其他班线车辆。”

对于南津镇部分居民提出的开行公交建议,蒋俊灵说,他们也在思考,打算向上级汇报,争取将公交车延伸至南津镇等资阳城区周边较近的乡镇,“这是我们的长期打算。”

刘怡林建议,国家及相关部门应统筹考虑,将乡村客运纳入城乡公交,实行公交化运营并给予补贴,让乡村客运能够维持经营。此外,可将提供服务的乡村客运车站纳入公益事业单位,以保证乡村客运市场的正常运转。

“群众有出行的需求,但又无法保证经营者的利润。”蒋俊灵认为,这是当前乡村客运市场的一个矛盾,经营者考虑成本和利润是一种市场行为,政府部门也不能要求企业亏损经营。据他介绍,目前,“金通工程”在镇村之间推行的响应式服务客运车辆能够基本满足村镇之间的乘车需求,财政对此给予了经营者补贴。

(记者 姚永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