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人数过亿、仅约1/8知晓 肾病防治成重大公共卫生难题
发布日期: 2021-07-07 11:19:04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每十个成年人有一人患慢性肾脏病,患者中只有约1/8的人知晓自己患病,尿毒症患者每年增加14万至15万人……受人口老龄化、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人口基数增加等因素影响,许多患者最终进展为依赖透析的终末期肾病,基层发现能力不足,未来肾病治疗的负担还将持续攀升,已成为亟待重视的公共卫生问题。

专家呼吁,由于我国肾病患者大多还处于患病早期,从防治角度讲还有“最后窗口期”,建议国家将肾病防治纳入国家重大慢病项目防治工作,尽快制定肾病总体防治策略,加强公众认知教育,加强科研攻关和新药、医疗器械的研发,为健康中国建设“添砖加瓦”。

患者人数过亿 仅约1/8知晓

有的患者,为治疗类风湿遍寻“秘方”,服用“中药粉”后发生肾损伤,后来才得知药粉中混入了多种止痛药;有的患者患有高血压,却经常擅自减药停药,最终查出高血压肾病;还有的患者因为长期不重视体检中的尿常规检验和血液生化指标,发现肾病时已是终末期……

“我国成人慢性肾脏病患病率约为10.8%。”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肾内科主任杨莉介绍,根据北大医院已故的肾内科专家王海燕教授此前牵头进行“中国慢性肾脏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推算,当前我国成人中慢性肾脏病患者约有1亿多人。

肾脏平时是个默默无闻的器官,疾病的起病和进展较为隐匿。“在我国慢性肾脏病患者中,患病、已诊、已治患者数量呈倒三角形,尽管每十个成人中就有一名患者,但仅有约12.5%的患者被确诊,已接受治疗的患者更仅占7.5%。”北京友谊医院肾内科主任刘文虎说。

缺乏特异性症状,是肾脏病难以被早期发现的原因之一。刘文虎介绍,水肿是肾脏疾病的常见症状,但并不是肾脏病的独有特征,临床上多种疾病都可以出现水肿症状。肾性水肿的特点是常为全身性,以清晨起床后眼皮浮肿最多见。一般来说,肾病很少出现腰痛,肾脏疾病引发疼痛通常见于肾结石或急性肾盂肾炎等。

“病从口入”,吃的东西不仅会影响消化系统,还会影响肾脏。杨莉介绍,饮食习惯是肾脏病的影响因素之一,比如有些人爱喝汤,导致尿酸高,容易发生高尿酸血症肾病;还有些地区食盐摄入过多,加剧高血压、心血管病风险,增加慢性肾脏病的发生率;二型糖尿病的发生更是与饮食生活习惯密不可分。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不合理用药是造成肾损伤的重要原因。“我国是药源性肾损伤的重灾区之一,急性肾损伤患者中,约40%由药物引起。中药和西药的不合理用药都是造成肾损伤的重要因素。”杨莉说,例如自行滥用抗生素、止痛药等,都可能造成急性肾损伤等严重后果。比如,在用控制高血压的RAAS阻断剂(即“沙坦”类、“普利”类药物)时,应避免服用止痛药或退烧药,否则易造成肾损伤。

我国肾病防治面临诸多挑战

专家普遍反映,近年来发达国家的肾病发病率已趋于稳定或有下降趋势,但受到人口老龄化、预期寿命延长、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基数增加等影响,我国未来一段时间肾病发病率将持续上升,为家庭、社会带来沉重负担。我国慢性肾脏病人群巨大,加上防控上存在面临基层发现能力不足、与心血管和代谢疾病相互作用、需要透析的终末期患者持续增加等几大“堵点”,未来将持续造成更大的公共卫生负担,亟须引起重视。

基于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授权,专家在对2016年全国性住院患者数据库进行系统梳理后发现:慢性肾脏病住院患者的常见病因依次为糖尿病肾病、高血压肾病、梗阻性肾病和肾小球肾炎,慢性肾脏病患者的住院支出显著高于平均水平。终末期肾脏病患者在人群中的占比与其高昂的医疗花费不成比例,因此被称为“医疗费用放大器”,约3/4的费用要由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承担。

——肾脏疾病隐匿性强,基层发现能力不足。“肾脏病有’沉默杀手’之称,一些肾脏病早期临床症状并不明显。”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肾病科主任医师韩东彦说,我国慢性病防治体系在对若干重大慢性疾病的防治上效果显著,但是我国尚未建立起慢性肾脏病的防治体系,未能及时有效对患者进行规范化管理和干预,导致终末期肾脏病患者数量明显上升。多位专家反映,很多患者来到三甲医院就诊时已是终末期,疾病已不可逆。与一些重大慢性病相比,肾脏病的基层诊疗能力仍显不足,制约了疾病的早发现、早治疗。

——心肾疾病容易“相伴相生”。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肾内科主任蔡建芳介绍,心血管、代谢疾病与肾脏疾病容易相互影响、互为因果。慢性肾脏病患者易发生各种心血管疾病,包括高血压、心衰、冠心病等,且随着肾脏病的进展,心血管疾病的患病率增加。同时,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进展到后期也会大大增加肾脏病风险。杨莉说,约三分之一的糖尿病患者会发展为肾衰竭,最终需要进行透析或肾移植。目前我国尿毒症患者的数量正在以每年14万至15万人的数量增加,其中不少是糖尿病患者。

——血液透析新增患者总数持续上升,存量患者显著增加。刘文虎表示,慢性肾脏病患者的肾功能进行性下降,进入到终末期肾衰竭后,需要进行昂贵的肾脏替代治疗来维持生命。杨莉介绍,我国透析患者平均年龄为55.6岁,显著低于日本透析患者的平均年龄(67.2岁)。我国血液透析和腹膜患者的中位医疗费用分别为每年近9万元和8万元。使用Verhulst模型预测2025年我国终末期肾脏病患者数目将为2017年的1.5倍,即患病率达到629.67/百万人口,如不进行有效预防,势必消耗更多的医疗资源。

专家呼吁抓住防治最后“窗口期”

慢性肾脏病因为患病率高、病程时间长、缺乏有效药物治疗等因素,对个人、家庭、国家和社会造成很大负担。杨莉等专家认为,尽管患病人数增长明显,我国的慢性肾脏病患者尚以早期为主,中晚期患者的比例仍低于西方国家,这说明我国慢性肾脏病的防治亟须抓住最后的“窗口期”。

“我国肾脏病的发病率处于上升期,现在也是防控的最后窗口期。”杨莉表示,我国慢性肾脏病与糖尿病的患者人数不相上下,如不及时干预,未来将产生大量的终末期肾病患者。专家大声疾呼,将慢性肾脏病纳入国家慢性病防治体系,并加强基层肾脏病专科建设,推动慢性肾脏病的分级诊疗,从基层和源头端减少肾病患者。

多位专家建议,应把慢性肾脏疾病纳入国家重大慢病项目防治工作,加强基层医疗机构对肾脏病风险重点人群的日常管理,并将尿检和肾功能作为高危人群定期体检的重要一项。“防控要下沉到社区和家庭。我们在社区卫生中心调研发现,很多基层医生具备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诊疗水平,但是对肾病缺少了解。社区医疗是公众生命健康的第一道防线,亟须加强基层人员培训,提高诊断和治疗水平。”杨莉认为。

“肾脏病治疗领域可用的药物仍不多。”中日友好医院肾病科主任李文歌呼吁,以原发性的IgA肾病为例,其发病机制仍未明确,用药上长期以来仍以支持性治疗为主,临床上急需针对该病的特异性治疗药物,以降低其发展为终末期肾病的风险,国家应继续对相关新药的审批等方面给予支持。

(记者 李斌 林苗苗 盖博铭)